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穿越
    “嘶……”

    意识渐渐恢复,张启阳有些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用铁锤狠狠地敲打了全身一样,浑身骨头碎了一般的疼痛。

    狠狠的呼吸了几口气,身体的疼痛感终于减缓了一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站稳身子,张启阳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模糊的视线开始聚焦,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原野,四周有着许多穿着不同古代士兵盔甲的人,手中拿着刀或长枪,正在不停厮杀。喊杀声,马蹄声,刀枪剑戟碰撞在一起发出的金属敲击声,刀剑划破护甲,刺入人体的声音,不断想起的惨叫,各种声音涌入张启阳的耳朵。这分明就是一处古代战场啊!

    残肢碎肉,鲜血飞溅,生活中现代和平社会的张启阳哪见过这种场面。来不及去想这是哪?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今之计,保命要紧。

    就在他转身,想要逃离时,一股血腥气顿时扑面而来。瞳孔中,两扇盾牌朝着自己推砸了过来,持盾士兵狰狞的面目也同时在视线内放大。张启阳想跑,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双腿就像是被人用铁水浇筑,狠狠地固定在了原地。

    眼看着盾牌就要撞到自己身上,千钧一发之际,一把长刀,从张启阳左腰刺出,与此同时,一只手掌一把抓住张启阳后背的衣服,将他抛了起来。张启阳从来没想过,第一次体验飞的感觉是在这种情况下,当真是非一般的感觉。

    半空中,余光看到,刚才那两个持盾士兵左侧那人摇摇欲坠,那把插进他胸口的长刀被抽回,那士兵瞬间倒在了地上,成为这片战场上众多的游魂之一。

    张启阳屁股刚落地,他就看见,刚才自己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手持长刀的壮汉,那威风凛凛的样子,就如同关二爷再世。

    那汉子一脚踹出,剩下的那名持盾士兵被踢飞,那汉子又是反手侧身体提起长刀劈砍而下,似乎还能看到那士兵眼中闪过的惊恐。下一刻,长刀划过,顺着刀势去向,那士兵的头颅飞落在地面。血水与皮肉迸溅入空中。

    张启阳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连连后退数米。不知所措的他望眼四周,原野上战旗延绵,盾牌、长枪、刀光将一列列士兵转化为推进的巨墙将另一方的军士拍打进去。林地之间,战马喷着白气,奔驰间呼啸的交错,兵器响声伴随着人体落地的轰鸣铲起高高泥土,沙尘飞扬。

    红与白交汇在一起,一个骑兵骑着马朝张启阳奔来,那救了张启阳一命的壮汉再次挡在了张启阳面前。战马上身穿厚实盔甲的骑兵一杆大枪朝那人刺出,下一刻,那汉子侧身一躲,手中长刀顺势往上一刺。厚实的盔甲却没能挡住这一击,尖利的长刀瞬间刺破那马上的骑兵的身体,刀尖从被刺中的骑兵身体另一侧捅出,又被刀势带起,摔在马下。

    那手持长刀的人又朝别的士兵杀去,英勇无敌,与他交手之人,无一合之众,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张启阳认得,那是刚才救了他的人。

    视线旁移,前面坡地上方一面残破军旗迎风招展,几乎碎碎的旗面上一个让人心惊肉跳的大字依稀可见。

    “明”

    难道自己穿越到了明朝?不知为何,看到那个“明”字的时候,张启阳脑海中瞬间闪过了这个念头。

    战场不远处的一片山坡上,一个将领看着场中越战越勇起义军,无奈做出决定:“放箭!”随着一声令下,无数的羽箭离铉,越过天空,朝着战场落下。对正在交战的双方军士进行无差别的射杀。

    张启阳从地上爬起来,想要捡起一面盾牌抵挡那不知何时就会落到自己身上的漫天羽箭,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只能弃了盾牌四处奔跑。

    惨叫声连绵不断,不时有军士中箭倒地,张启阳亲眼看见一支羽箭射穿前方一个军士的脑袋,带起一朵血花。

    不知何时,那救了张启阳的汉子又来到了张启阳身边,同时手中长刀舞得虎虎生威,将那些落下的羽箭全都挡住了。

    山坡上,那将领看着目标人物没有死去,怒骂一声,骑着马跑到了侧方,然后从马背上拿起一把比起那些军士手中弓要厚重古朴一些的弓,搭上三支羽箭,将弓铉拉满,对准了张启阳身前的壮汉。

    那将领手中的弓不断发出咯吱声,似乎快要承受不住那将领的力量。“咻~”随着那将领拉着弓铉的手一松,三支羽箭划破空气,朝着张启阳身前的汉子飞射而去。

    躲着那壮汉身后的张启阳正在左顾右盼,见箭雨已经停了,正准备跑开,心头却忽然一紧,一股不好的感觉袭来。

    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他大叫一声:“小心!”同时扑向身前的壮汉。可惜那壮汉下盘太稳,张启阳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根本没能将壮汉扑倒。只好张开双臂,挡在了那壮汉身侧。

    “咻~咻”两支羽箭擦着他的手臂而过,“噗!”一声利器入体的声音传出,巨大的力量将张启阳掀翻在地。一股钻心的疼痛感传来,视线渐渐模糊,听觉,嗅觉也在慢慢消失,在他清醒的最后一秒,他听到那壮汉喊了声:“撤!”

    张献忠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心软救下的家伙,居然会在危险来临时替自己挡下,心中不免一阵感动。他发誓,一定要救活这人,就算没法救活,也要带回去厚葬,不能让他成为这战场中的冤魂。

    “弟兄们,撤!”军令如山,他只是吼了一声,所有人开始且战且退。

    张献忠一刀砍翻一个明朝骑兵,夺下一匹马,将晕过去的张启阳一把提到马上,离开了这片战场。

    山坡之上的那将领看着张献忠离去,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些日子张献忠不停的战败,但手下兵将却依然勇猛。让传令兵传令下去不要追击后,又命令身旁没有进入战场的士兵开始收拾战场残局。那将领又看向了张献忠离去的方向。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