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飞上枝头变凤凰
    到四月间的时候,案子就处置的差不多了。

    虽然牵连甚多,调查取证都颇费事,但最终处罚的官员并不算多。

    礼部的一个侍郎,科举司的两个参判,五个员外郎,该砍头的砍头,该流放的流放。

    还有一些罪过轻的、认罪态度好的,就罚钱了事。

    再就是刑部两个主事也受了牵连,被判了充军。

    按往年的例,今年这个也不算重判,只是范围广了些。

    但凡有些牵连的,都得罚俸,官员们便少不了一片抱怨之声。

    汪伯琴这个月也是忙的家都没回几次,经常是住在刑部衙署里。

    看那些往来的官员交罚款,心想,“这些没眼力见的,孔兄这次也算是高抬贵手了,不然这些交罚款的,都得去打板子。”

    也不知是前朝哪个皇帝发明的廷杖,疼痛尚在其次,当着众人的面被剥去了裤子打,还真是斯文扫地。

    好在,朝堂之上几乎没了女人,这还能少了一些尴尬。

    不然真的是以后都抬不起头来,没办法在朝廷上行走了。

    这一次的处理,对大家来说,也就算轻了。

    试想,一个国家最为重视的制科考试,而且是宣德帝继位以来的第一次制科考试,就能私自售卖考题。

    简直是让让皇帝颜面扫地,让朝廷上下蒙羞。

    这样的人,砍个头还真是轻了。

    若是赶上威烈帝后期,这肯定是要株连九族的。

    皇帝也没有要兴办大狱的意思,不过是看着状元处置的还好,也就点点头,算是翻过这篇了。

    官场起伏,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处身其间的人,却甘苦自知。

    也许,今日还在朝堂上高谈阔论,明日就成了阶下囚,甚至被砍了头,也不稀罕。

    这就让那些置身官场的人,越发的浑浑噩噩起来。

    天知道,还能撑到哪一日,不如多寻些乐子,且逍遥着。

    那些被罚俸的官员,虽然心疼钱财,但想着好歹没有被关进去,也算天恩浩荡了。

    他们发现新来的这个堂官,大是不同。

    汪伯琴对那些来交罚款的同仁,都态度友善,并不如那些积年的官员们,一个个麻木了。

    之前来交个罚款,还被吆五喝六,指东打西,被指挥的一顿乱跑。

    汪伯琴就写了流程,贴在案前,还认真讲解。

    对比之下,大家顿时对这位新来的堂官,印象颇佳。

    汪伯琴总记得山长曾对他说过:“做官也是门学问,其中高下,也是云泥之别。”

    他想着,起起落落,谁知道这些今日罚俸的官员,明日不会攀爬上去?

    还是多留一分小心,多结一些善缘的好。

    案子处置停当了,孔与德也算是交了差事,但同年们都被分配了新的职位,唯独他还没有着落。

    没有皇帝的首肯,吏部的官员,这一次打死也不愿出头了。

    姚尚书让底下的堂官拟个意见上来,他们却一个个推脱起来,都说皇帝既然亲自拔擢的,必然要授予美官,断不会按照旧例处置的。

    其他人也都在偷眼观望,不知皇帝到底怎么安排。

    有得人窃窃私议,说孔状元既然学问好,不如继续在翰林院供职,提拔位份即可。

    也有人说,孔状元去太学也是一个好差事。

    还有人说,孔状元既然审案子这般利索,给个刑部的侍郎,也是可行啊。

    但过了许久,还是没有认命下来。

    孔与德也就每日还去翰林院上值,继续做他典簿的工作。

    有一起共事的就不免说起风凉话,说孔与德中了状元又如何?

    审那个舞弊案得罪了多少人啊,能官复原职也就不错了。

    皇帝琢磨了许久,也定不下给这状元一个什么职位好,便去同云妃商议。

    “衡英,你看这孔与德,怎么安置的好呢?”

    “我看陛下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之前给我说孔与德是个莽撞的性子,让他处理科举舞弊,必然是官场地震。

    谁知道这案子判决下来,竟然雷声大、雨点小,也算处置得当。

    真不知得了谁的指点,这般乖觉了。”

    “是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那个周尧,我看他相貌清丽,本想许他一个乐府的郎中做。

    谁知道他连着辞了三次,非要去兵部锻炼。

    前日,我刚允了,且试试他的本领。”

    “我可听说这个周尧啊,有一个诨名,叫做花妖郎君。

    难道他要用妖术去领兵吗?”衡英有点掌不住,笑出声来。

    “还有这么一回事啊,我倒是想知道,那个花郎社,他有参与吗?”

    “周尧也算是花郎社的干将了,他的事情,让清池给你说吧,他最清楚。

    还是先看看孔状元的安排。”

    “怎么又跟清池牵扯上了,我的大总管还真是耳目众多啊。”

    “太监们便是宫廷的手脚耳目,有他们在,自然可以给君主分忧,也是他们当尽的本份。

    陛下,若想做一个强有力的帝王,那必须对臣下有足够的了解。

    我看,这个孔与德,他既然这么喜欢讲究体面、规矩,那不如把礼部尚书的位置给他。

    让他把不合礼法的事情,都好好管起来。”

    “甚好,甚好。且看看他,能翻出什么浪来。”

    “一个读书人,用好了,就是一面旗帜;

    用不好,就是一个祸患。

    这个孔与德聪明、有决断,我看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四月底的时候,孔与德的任命正式公布了,从八品直接擢升到二品大员,这是鸿音王朝从未有过的殊荣。

    孔与德也是感激涕零,三叩九拜之外,还写了谢表呈上。

    太学的学生们也很是激动,认为皇帝对读书人是真的重视起来了。

    九仙门外的宫墙上,又开始有热情洋溢的诗歌出现。

    一首首长诗、短诗,歌颂着英明的帝王,也歌颂着这个充满着朝气的时代。

    太平的久了,大家的逸乐之心就开始暴露无遗。

    昊京城的南北商贩们,虽然在年后被课了重税,比往年加了两成的税,但依然是客似云来、货堆如山,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

    那些茂隆的客商们,看着这样的盛景,说是安烈帝晚年最繁华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了。

    甚至,现在要更加热闹一些呢。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