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悲伤的过去
    一个多月后,2月9日。

    S市市郊,尼莱洛加乐园。

    莫远从店员的手中接过了一个撞着两只美式热狗,两包薯条,两杯可乐的托盘,回到了这个座位上。

    这里的餐桌全都处在露天环境,用餐的时候可以观赏乐园周围的景致。而在他身后不远处,就是一个旋转木马。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渐渐驱散莫远内心的阴霾。

    莫远的父母自从在他十岁的时候离婚后,很快就又各自组建了家庭。现在,他们都在外地。去年他第一次带影月去L市见住在那的父母,是时隔五年后才再度见到他们。父母各自组建家庭并有了新的儿女后,他就变成了这中心颇为多余的人物。是,就像眼前这两片面包中夹着的热狗一样。

    “这热狗也太贵了点吧!”

    莫远旁边的桌子上,一对年轻情侣正在调笑着。

    “没事啦,你只要吃得开心,多少钱我都乐意。”情侣中的青年笑了笑,说道:“你要是喜欢,我这个热狗也给你吧。”

    莫远看着眼前的热狗,可乐,还有薯条。

    想当初,影月为了保持作为模特的身材,哪怕是和莫远一起来游乐场玩的时候,也不能吃这些食物,然而她每次都是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那时候莫远就很心疼她。

    他买了两份热狗,但却只拿起了其中一只,咬了下去。

    这时候,旁边小店内的店员们讨论着:“这都是第几次了啊?”

    “是啊……每隔一个月来一次,点两份热狗薯条和可乐,但是每次只吃其中一份,另一份总是留着,动也不动。”

    “他是傻了吗?”

    “不不不,你看过一部日剧叫《家政妇三田》的吗?好几年前的片子,松岛菜菜子演的。女主角失去亲人后,也是去之前家人丧生,就到一家人以前一直去的游乐场,然后买三份食物,却动也不动。我看这个情况很类似啊。”

    “不是吧?那好可怜啊。”

    “唉,就是好像会浪费食物啊。”

    莫远面无表情地狠狠咬着热狗,热狗上面淋洒的番茄酱不断顺着他的嘴唇洒下,他也顾不得去擦。接着,他又拿起可乐,喝了一口。

    “你说我们等会去玩什么好?”

    身旁又传来那对情侣的对话。

    “嗯,我看了下乐园专属APP,目前距离这最近,排队时间最短的也就是哥特小镇了。不过那似乎有点类似鬼屋,你不怕吗?”

    “我看看APP上的导游介绍。话说这个项目还要排多久的队啊?”

    “嗯,一个小时吧。”

    莫远记得,哥特小镇这个项目,一年前还在进行施工。当时和影月约好,婚后第一年再来这玩的。现在,一切都不再可能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每个月到这来有什么意义。即使追忆过去和影月一起待过的地方,吃过的东西,她也不可能回来了。

    当初……影月签约的娱乐公司和萧执的经纪公司也有合作,约定了资源置换。影月在合同到期前,出演了一个户外综艺真人秀,那个真人秀也有萧执参加。真人秀中影月也获得了相当人气,于是公司违背意愿炒作她和萧执的恋爱绯闻,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用她的微博发了一张和萧执同一天发的微博自拍照背景所在房间完全一样的照片。本以为这次炒作,能让有了一定人气的傅影月放弃毁约,继续和公司续约,但没想到影月依旧坚决拒绝了续约。

    对于新晋的人气偶像,成为绯闻对象的影月,变成了全民网络暴力的对象。绯闻炒作本来就是虚虚实实,即使她予以否认也没人会相信。而她的个人微博,每日都有数十万的恶评,萧执的粉丝言语之恶毒,足以突破人类的想象极限。由于不再和公司续约,背后没有了公关团队,话语权自然都掌握在萧执那边,根本不会为她澄清。而绯闻主人公萧执却一直没有正面否认绯闻。而后,炒作愈演愈烈,狗仔拍到了莫远和影月的照片,于是影月就变成了“出轨”。而影月虽然在自己的微博再三澄清,却是没有人愿意相信。萧执却也丝毫没有出来澄清,反而一堆粉丝说心疼他。

    网暴规模开始变得空前绝后。摄影工作室的合伙人坚决拒绝用影月做代言人,她的名声一落千丈。甚至听信了网络谣言,莫远的父母也坚决反对影月做他们儿媳妇,甚至将户口簿也藏了起来,避免他们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在全民声讨“**”的网络暴力中,终于从网络升级到了现实。有人居然人肉出了影月的住址,疯狂的脑残粉们在她门口泼油漆和臭鸡蛋,写下“**去死”之类的话语。最后,她不得不选择搬到酒店去住。

    严重的抑郁症困扰了她数个月时间,而且越来越严重。莫远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在浴室内割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去世前,她已经服用了超过五种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但即使她将服用抑郁症药物的照片发在微博上,萧执粉丝依旧痛骂她卖惨洗白。

    一直到影月去世后,网上才开始出现“反思网络暴力”“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这已经没有意义了,影月的“出轨”污名始终无法澄清。

    在莫远的心目中,那些自诩正义的键盘侠,杀的人丝毫不比那些恶灵要少!

    莫远甚至考虑过是不是能让死去的影月回到自己身边,哪怕她已经变成恶灵,自己也不介意。但方寒告诉自己,根据他所了解的许愿范围,住户也不能许涉及灵类灵体的愿望。什么让死者归来啊,让其转世投胎啊,也都无法实现。

    秦子远对他说,如果换成是他,就将愿望订立为“将所有参与炒作,网络暴力的键盘侠,乃至萧执本人,全部杀死”。他看待复仇,仅仅看结果,并追求同态复仇。但莫远并不想那么做,他甚至不想杀死任何人。复仇和杀戮于他毫无意义,更何况这牵涉到多少条人命?如果他当真许下这样的愿望,他和恶灵又有什么分别?

    他将可乐一饮而尽,打开手机查看着乐园的APP。

    “哥特乐园……嗯……在这……”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