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八章 对奏
    坐在椅子上闭目思考的张皇后,在一阵失落过后,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她不能坐视张家就此没落下去。

    凤儿的事情,现在已经到了这般境地,张皇后已经不准备继续管下去了。

    想来弘治皇上此刻肯定已经得知了凤儿回来的消息,若是连皇上都管不了或是懒得去管的话,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又在后面干着急干什么。

    在张皇后的猜测中,张延龄和太子闹成这般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这凤儿一事。

    此刻将凤儿一事抛离出去,那张家和太子的最大隔阂也就没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该如何转圜两家关系的事了。

    想到这里的张皇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自己那两个弟弟,有什么本事她还能不清楚吗?想要去亲近太子,不再被揍出来就不错了。

    张皇后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着,突然张皇后感觉脑海之中似乎闪过了什么念头,可是就在张皇后想要细细琢磨的时候,却发现这念头转瞬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这般继续思虑了片刻之后,张皇后终于想起了自己刚才闪过去的那个念头。

    “夏灵儿。”

    张皇后惊喜的喊了出来。

    没错,就是夏灵儿。

    若是之前,张皇后虽然有让张家和夏家亲近,然后再帮助夏灵儿登上太子妃之位的打算。

    可是哪想到太子似乎并不是十分中意这件事情,甚至连见面都直接搪塞了过去。

    就在张皇后以为自己这个计划已经失败的时候,哪想到夏灵儿这个姑娘,在太子离京之后,竟然直接顺着太子南下的路线,一路追赶了过去。

    虽然路上经历了一些波折,可是不管如何,这夏灵儿终归是和太子碰到了一起。

    而且还是以一种类似‘兄弟’的情谊处到了一起。

    一想到这里,张皇后的神色顿时就开始恢复过来,眉宇之间再也不复之前的灰呛。

    面露思索之色的她,更是开始在心里替朱厚照评估起夏灵儿和凤儿两人的身份差异来。

    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从父辈来说,还是从她们各自本身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夏灵儿绝对属于稳胜的那一个。

    可是谁知道太子这个混蛋东西到最后怎么想,万一自己这边看着顺眼的,结果到了他那里,又被当做糟糠一般,那岂不是白白忙活一场。

    想到这里的张皇后,更是在心中开始暗自盘算起来,是不是该让这夏灵儿和朱厚照再见上一面,看看太子对这女装打扮的夏灵儿,究竟是作何态度。

    张皇后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如若这夏灵儿也能进入朱厚照心中的话,那之后的张家,总归还是留下了一份善缘,可若是连夏灵儿这里都行不通的话,那张皇后就只能再另想他法了。

    这边事了,张皇后也开始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张延龄的身上。

    一想到自己弟弟那昏庸的举动,张皇后就恨不得当面大骂上他几句,难道张延龄这个笨蛋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告御状,告的可是未来的皇帝吗?

    这个笨蛋。

    傻乎乎的来告未来皇帝的御状,难不成是怕未来皇帝不记恨他不成。

    想到这里的张皇后,更是不能让这可笑的一幕继续下去,对着身旁的嬷嬷吩咐了一声过后,坤宁宫的众人,就开始摆驾朝着乾清宫疾驰而来。

    ……

    乾清宫内。

    朱厚照在这个侍卫的引领下,两个人很快就到了乾清宫。

    朱厚照之前曾想过归来后父子相见的场面,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在这般情况下。

    进入乾清宫内的朱厚照,对着弘治皇上一番行礼过后,就一脸尴尬的看着弘治皇上。

    在朱厚照想来,弘治皇上肯定已经知道了自己冒名朱寿将军的事情,而且自己之前未去参见欢迎仪式的事情,他也应该知道了,所以此刻的朱厚照,越发感觉有些心虚起来,更是一脸歉意的朝着弘治皇上望去。

    而至于一旁已经肿成猪头一般的张延龄,朱厚照从进来之后,根本看都未看他一眼,就好像这人不存在一般。

    ……

    弘治皇上自从朱厚照进入大殿后,视线就一直未离开他的左右,眼神更是不停的在朱厚照身上扫视着,生怕这朱厚照在边关混迹了一趟,隐瞒下什么伤势不说。

    可是弘治皇上扫视了半天之后,发现这朱厚照也仅仅只是晒黑了一些而已,其他并无异状,放下心来的弘治皇上,这才想起了此次叫太子所来的目的,瞄了一眼还跪在那里一脸委屈的张延龄后,转过头对着朱厚照厉声大喝道。

    “燳儿你可知错?”

    朱厚照正在琢磨弘治皇上刚才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寂静的大殿之中就突然出现了弘治皇上的怒喝声。

    被这声响吓了一跳的朱厚照,一挑眉毛,桀骜不驯的对着弘治皇上回复道。

    “儿臣不知自己所犯何错。”

    弘治皇上听到朱厚照的这般回复,怒气冲冲的他,伸手指着一旁的张延龄,厉声说道。

    “你看看你旁边这位,你还不知道你自己所犯何错吗?”

    看到弘治皇上的动作后,朱厚照这才好像是刚刚注意到身边之人一般,朝着张延龄望过去的同时,冷声说道。

    “这建昌侯还真是说哪做哪啊,真来告御状来了?”

    说完这句话的朱厚照,根本没给建昌侯回话的机会,直接转过头面对弘治皇上,语气高亢的说道。

    “父皇,儿臣有本要奏。”

    说完这句话的朱厚照,接着高声说道。

    “绛县地震之时,儿臣未曾亲历,可是地震过后进入灾区的第一人,说是儿臣也并不为过。”

    “可是父皇知道我们进入绛县县城的时候,那里是什么模样吗?”

    “尸横遍野,满城疮痍,许多百姓不是因为地震而死,而是因为饥饿而死。”

    “绛县的粮仓,在地震之前,就已经被县衙之中的众人偷偷售卖干净,现有的粮仓之中,更多的是一些稻草和已经发霉了的粮食,儿臣到达绛县不久,对方为了毁尸灭迹,更是一把火直接将粮仓全部烧掉,幸好儿臣当时在临清征调了一些粮草过来,稳定住了人心,要不然……”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