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临危受命
    “你可曾见过李唐有降将?”陶玄存一声冷笑。

    “既然如此,那你便死吧!”阿尔斯楞说罢,胯下雄狮一声怒吼,瞬间化为一团青色流光向陶玄存奔来。

    “轰!”阿尔斯楞当头一棒,陶玄存抬手奋力一挡,顿觉如泰山压顶一般,手中长戟几乎要脱手而出,两臂酸麻难以抵敌。

    “此人好强的实力!”陶玄存暗暗心惊,恐怕他比自己猜测的更强。

    阿尔斯楞复又一棒砸来,陶玄存勉强挡下,然而却连人带兽倒退数步。

    “保护将军!”他身旁的将士见此情形,知道他力有不逮,便立刻纵马上前向着阿尔斯楞冲来。

    阿尔斯楞面无表情,依旧是毫无花哨的一棒挥出,冲锋在前的三名校尉顿时连人带马被轰到在地,口喷鲜血再难以站起。

    “你们继续按原计划突围,我来拖住他。”陶玄存眼见事不可为,于是迅速向身后的众将士传达了命令。

    “可是将军……”其余诸人都明白他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又怎能抵得过这凶悍的左贤王?

    “这是军令!退!”陶玄存不由分说,下达了命令。

    而他瞬间再次握紧了长戟,一声怒吼催动胯下的碧眼金金兽向着阿尔斯楞冲了上去。

    陶玄存用尽体内仅余的气力将那长戟挥舞的银光闪烁密不透风,李唐诸将见了只得调转马头,向着另外的方向疾驰而去,将军用生命创造的机会,他们没有时间再去浪费了!

    然而他们众人并未冲出太远,竟然又有一队身着蓝色战袍之人挡在了身前。

    “混账东西!真当李**中无人?”钟神秀此次随大将军出战一直未有什么表现机会,现在见得此状不由得破口大骂,澎湃的的灵力呼啸而上,他仿若一阵狂风般带头冲进了那人群之中。

    对面蓝袍之人未想到李唐诸将上来便要拼命,一时间被死死压制,顷刻便毙命数人。

    然而有他们在此,远处古匈族的大军已经渐渐围了上来,而众将又无陶玄存这样的高手开路,此刻再想要突围出去已是难上加难。

    相比于他们两处被围,反而那坚守作战的李唐大军要好许多,四方形的防守方阵固若金汤,金狼铁骑不仅一时之间难以突破,竟还损伤惨重。

    “报告将军!陶将军所率队伍被古匈族左贤王围困,情势危急!”一名士兵冲了进来,慌忙的汇报着军情。

    此刻在陶玄存中军大帐之中运筹帷幄的乃是一位俊秀青年,他完全一副书生打扮,并无半点行伍气质。

    然而此人却正是陶玄存的副将文牧之。

    文牧之年少成名,年仅十岁便阅尽天下群书,世人皆称其聪慧无双。十二岁那年文牧之出游,恰逢李成蹊微服出行,二人坐而谈兵论道,李成蹊大为赞赏之下便将其派到戍北军历练。多年下来,陶玄存对他刻意培养,现足以独当一面。这也是陶玄存敢将军中绝大部分高端战力带走的重要原因。

    有他在,陶玄存相信戍北军不至溃不成军。

    然而文牧之最大的缺点,便是他修炼天赋一般。时至今日,他也仍未突破至升灵境,在这片以实力为尊的大陆,在异常尚武的李唐,他的这个缺点也惹来不少非议,军中诸将无不是实力强悍之辈,平日里对他多有不敬,然而此次高手全被陶玄存带走,反而给了他发挥的机会。

    “陶将军被围?竟是左贤王亲自出手,”文牧之眉头紧锁。此次有些麻烦,陶将军的策略看来难以成功,眼下必须遣人相救。

    然而目前大军被金狼铁骑所困,贸然出战定然难以突破,不如?文牧之想起了军中那张最后的底牌。

    他们从未动用过的陌刀队。

    “陌刀队的统帅可在?”文牧之问道。

    “陌刀队统帅正是第十二折冲府第六团校尉李浅墨!”他身旁有人出言提醒道。

    文牧之方才醒悟过来,陶将军突围不正是为了营救此人?没有统兵之将,陌刀队能发挥几成功力呢?文牧之有些犹豫。

    “第,十二折冲府,第六团,李浅墨,到!”忽然帐外传来一声虚弱的汇报之声,将文牧之的思绪拉了回来。

    惊讶之下,文牧之立刻带着帐中之人走出查看。

    帐外有近百人整齐而立,领头三人搭档颇为奇异。一名身着黑袍的陌生男子,一个幼童,一条狗,还有一位身受重伤的女将,然而那女将文牧之识得,正是李浅墨。

    “你们,你们是如何能破的古匈族大军封锁?”大惊之下文牧之张口问道。

    李浅墨指了指身旁的罗文缈,几乎没有说话的力气。

    “在下南楚……”

    “莫非是虎贲军?”罗文缈刚要自报家门,文牧之却一言道出了真相。

    诧异之余,罗文缈不禁对眼前这实力不堪的副将有些刮目相看。

    “想来定是你们救了我军中将士,”文牧之从罗文缈和他身后众人的身着打扮之中将其身份猜了个七七八八,瞬间便明白了事情缘由,不由得大喜。

    “快随我来!”他将罗文缈李浅墨和左小川带入了帐中。

    大家一番简短的交流顿时明白了当下的处境,小川一行借由虎贲军的力量突围并寻到了大军,在虎贲军的合力陷阵之下他们轻易突破来至李唐的中军,然而却不知陶玄存此刻陷入了危局之中。

    近观李浅墨伤势之重,文牧之有些担忧,如此重伤,断然无法带兵出战,不过有了虎贲军相助,定也有奇效。

    “小川”李浅墨听闻戍北军的现状之后,将小川叫于身前。

    她先前受伤颇重,又一路行军赶至此处,早已疲惫不堪,但是依旧强打精神,“可还记得我教你的陌刀队行军之法?”

    “记得,可……”虽然小川随浅墨学习过陌刀战法,但是大部分还是以灵功为主,战阵为辅,而且他毫无实战经验,这也是他所顾虑之处。

    “无妨,指挥陌刀战阵,除了那早已教于你的详细攻守之法,你只需要坚守我最初教你的八字。”

    “如墙而进,人马俱碎!”小川坚定的说道。

    “去吧,我相信你。”李浅墨轻声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物递于小川,那是一面小巧精致的金色腰牌,“有了此物,戍北军陌刀队便由你指挥。”不及小川细看,浅墨再次说到。

    小川知晓此次任务重大,他立刻在李浅墨面前单膝跪下,郑重接过。

    “既如此,那我便带虎贲军随小川共同前去罢,一群土鸡瓦狗,不足挂齿。”罗文缈说道,似乎在他眼中从来未将任何人放于眼中。

    “罗将军不可。眼下情形,由小川率陌刀队去解大军之围,而罗将军请你带领虎贲军先去救援陶将军!”文牧之说道。

    “带你将陶将军带回,我们合兵一处,立刻率大军突围南撤。”

    罗文缈细细听着这小子的计划,觉得倒是个比较稳妥的办法,于是便点了点头不再坚持己见。

    金狼铁骑的统帅恼怒异常,金狼铁骑号称“来如激矢,去如绝弦”,在草原之上骁勇善战极难对付。然而此刻面对李唐的一众步兵竟不得寸进,正面攻不进,侧翼冲不动,如此之下,金狼铁骑的威名恐怕要大打折扣。

    他已经全副武装要率领亲兵前去一线了。

    然而他忽然发现李唐大军最外部的盾牌手、长矛兵与弓弩手忽然如潮水般向侧后方退去,在他们身后,有两支打扮奇异的队伍显出了身形。

    其中一队皆身着黑袍,腰悬玄色长剑,约莫只有五十之数,不像是李**中打扮,那统领一时想不出此乃何方军队。

    然而当他的目光移到另外那支队伍时,饶是他作为一个升灵境强者却也差点一头栽下马来。

    李唐陌刀队!

    这戍北军驻守李唐北境这么多年,之前竟然从未在战场之上见过陌刀队,而且据左贤王大人得到的消息,戍北军中应该也无陌刀队才对,这是怎么回事?

    那统帅惊恐之余,两队人马已经走出大军,立于阵前。

    所有金狼铁骑的目光均被那支大约五百人左右的陌刀队吸引,那五百人皆身形高大异常,每人手持一柄长约三米,寒光闪烁的巨大陌刀,行进之间步伐一致且沉稳有力,立于阵前便如同一道天堑般难以逾越。

    然而最为奇特的,是那陌刀队的最前方。一道娇小的仿佛弱不禁风的身影身负一柄巨大的幽蓝色陌刀冷眼面着对近万铁骑,他身边还有条长相奇异的恶狗。

    众骑兵被陌刀队以及这颇有些奇特的布阵所摄,一时间战场之上一片寂静。

    “杀!”一声稚嫩的童声在战场上飘过,左小川手中横刀一指,便与吼吼向着那金狼铁骑大营冲了上去。在其身后,五百陌刀兵紧跟而上,整齐一致的步伐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了那统帅的心跳之上。

    “快,快,快些放箭!”他大吼道。

    好在金狼铁骑训练有素,片刻慌乱之后顿时利矢升空,箭如雨下。

    然而那五百陌刀手面对箭雨丝毫不惧,罗文缈带着虎贲军与小川一起刀剑挥舞,灵力冲天而起,将那些箭矢统统扫落一旁。

    那五百人仿佛是一道惊天巨浪,狠狠地砸入了金狼铁骑之中。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