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二章 接驾
    “回殿下,并没有。”

    “那如何来得这般凌乱的马蹄声?”

    “哦,那是龙鳞军在例行巡城,说是如今昼短夜长,盗匪易出没,须得谨慎。”

    “这个老曹……”李重延嘀咕了一句,“天子脚下,好端端的有什么盗匪,他也未免太小心了些。”

    朱芷洁听了,问道:“今晚你见了那曹习文,还是打算要瞒着他么?只怕是瞒不过去了吧?单是这酒席上的座次……”

    “是,我也想到了。所以我打算到了叶府,先找他说说话,也该告诉他了。我先前还总想赏他些什么,却总碍于名不正言不顺。今儿就把话给挑明了,然后再单独赏他一座宅子!”

    李重延说得忽然兴奋起来,搓手道:“我都已经让王公公物色好了,就在樟仁宫外的西南角,有所不大不小的宅子正合适,让他搬那儿去,再给他拨点儿下人过去,这么一来我以后要找他喝酒就方便多了。”

    “你呀,也不先问问他愿不愿意和他父亲分开。”

    “这还用问?你都不知道他见了他爹跟耗子见了猫似的。每每说话我想帮衬他,也总碍于没说身份不好开口,那叫个憋屈。我让他搬得离他爹远远的,只怕他谢我还来不及呢。”

    “他总躲着他爹不假,可真要是分开了,你难料他会不会不舍。”

    “咦,那你又如何能料到他会不舍?”李重延奇道。

    “我……”朱芷洁一时语塞,心中暗道,有些事此一时彼一时,事过境迁才会察觉。我那时只想离了母皇身边来苍梧,如今却总是惦着她……只是这等心思说于你听你也是难明白的。

    李重延见她迟疑,宽慰道:“好啦,你也不必多想,只想想今晚该如何尽兴才是。难得父皇不在,你出宫一趟,就该好好享受一番,如何又替曹习文那小子顾虑上了。哦,对了。我说你是天下第一美人他还总不信,今晚他要是见了你,只怕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我想想都觉得有趣,哈哈哈。”

    朱芷洁见他笑得颇有几分轻薄,脸红嗔道:“你这人好生奇怪,别人家的媳妇若是貌美,丈夫连门都不让出,唯恐被人看了去,你倒毫不介意。”

    “我介意什么?不过就是见一见,世人见过你容貌的人,无不羡慕,他们越羡慕,我就越得意,因为……你是我的太子妃嘛。”

    朱芷洁觉得越说越是荒诞,索性别过脸去不与说。

    李重延以为她是累了,便由着她,却不知朱芷洁实则是在想方才的那个“秦氏”。

    那秦氏现在想来确实有些奇怪,虽然口音地道得很,说的却全是市井间犄角厘头的见闻,而且谈吐间身上也没什么望族之女的气质。秦氏一族以通古法礼仪出名,是国都人人知晓的大家,更有那秦道元任了礼部的侍郎,如何这胞姐的样子却这样不显衬?

    也罢,不过就是个闲话之人,理会这许多作甚。

    碧海……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去探望一番。

    ******

    叶知秋气

    定神闲地坐在自家前厅,按他的估算,太子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所有的一切都已妥当,只看今夜。

    老韩啊,可惜你看不到这一夜好戏。回头我定会到你坟前好好祭拜一番,除了告慰,还要道谢,多谢你替我备下了陈麒郑崙这两个好帮手……

    叶知秋正慢吞吞地喝着茶,康叔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走得太急以至于脚下还打了个趔趄。

    “老爷!老爷!”

    “怎么了?”

    “太子殿下到了。”

    叶知秋心想,这太子要来不是早就吩咐过了么,何必惊慌成这样。

    “和太子殿下一起到的,还有太子妃!”康叔显然是从未见府中来过如此显赫的人物,紧张得声儿都颤了。

    “什么?太子妃也来了?”叶知秋一阵诧异。

    “是!宫里的王公公让人提前来报信,让老爷出去接驾。”

    叶知秋紧锁了眉头。

    这个李重延,真是任性之极,没了温帝在帝都,连太子妃都随随便便就带出宫来。太子妃既是慕云氏之后,又干系到碧海国,被他这么一搅,我这一局棋还真有些棘手。

    “王公公特意说,命曹公子不必出来迎接。”

    叶知秋寻思这是暂时还不想告诉曹习文真相的意思,问道:“嗯,还有什么?”

    “除了太子妃殿下,还有……”

    “果真还有?!”叶知秋心中暗暗咒骂,这个混小子,想一出是一出,败事有余。

    “还有户部尚书裴大人。”康叔知道叶知秋的脾性,不管做什么事都喜欢计划得严丝合缝,倘若有打乱计划的人或事出现,就会心烦意乱。

    裴然,你这个死苍蝇,真是哪儿都有你。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

    也罢,既然入了此门,你便自祈多福吧。

    叶知秋脸上一阵阴沉,看得康叔背上寒意顿生。

    “去唤夫人来,与我一同出门接驾。”叶知秋站起身来,正了正衣冠,自向大门走去。

    叶夫人自出了厨房后,心神不宁地想着一直那盘肉,忽然听到下人来传要出门迎驾,忙起身疾步向前赶。刚走几步路过廊下,恰逢龙鳞三人众从西花厅出来,便互相行了一礼。

    老曹是初见叶夫人,礼数甚是周全。陈郑二人对叶夫人却是私下见过的,他们是韩复的心腹,亦知晓其郡主身份,当下都肃然恭敬。

    四人一同到了大门前,叶知秋已候在那里。不一会儿府门大开,府上的仆人尽数而出,各提着灯笼分作两旁,将匾上的“叶府”二字照得通亮。

    烟波大街上空无一人,夜色把远近的雪景覆染得暗淡无光,众人在北风中站了一会儿,依稀听到从远处传来马蹄与车轮的交杂声。

    叶知秋稍稍抬头看去,只见先头八个墨绿服色的小太监先骑着马哒哒哒地踏了过来,见了众人下马略行一礼,然后一言不发地从后面的马车中抬出一丛红绒毯,从府门前一直铺到了府中。

    随

    后到的一人,穿着大红服色,骑着高头大马,手执银丝白拂,脚踏入云高靴,正是李重延贴身的大太监王公公。

    先前铺了地毯的小太监赶忙迎了上去,牵马首的牵马首,扶王公公的左右各搀着。王公公刚一伸脚,立时有个小太监躬腰伏在地上稳稳地用脊背承着。

    王公公见了叶知秋,满脸笑容道:“辛苦诸位大人雪夜出迎,两位殿下随后就到。”

    叶知秋笑道:“王公公才是辛苦,太子妃殿下如今可是龙裔在身,这等花心思的事也只有王公公在才能顾得如此周全,我等不过是干站着罢了,辛苦二字如何敢当?”

    夸人得夸在点子上,不然过耳就忘,纯属废话。

    王公公听得极是舒畅,朝边上的曹飞虎也略行一礼,忽然看到曹飞虎身后的陈郑二人,心中纳闷,这俩人怎么也在这里?

    这时,李重延的车驾也到了,还不等他下车,裴然已急急地从后面小跑过来候在车前,亲自搀着李重延下了车。

    叶知秋假装没看见,只低头伏地叩拜恭迎。

    李重延下了车,转头向朱芷洁指了指地上的众人道:“原是不想有这样大的动静的,不过你身上不便,少不得要准备得仔细些。”

    又上前亲手扶起叶知秋,笑着调侃道:“叶尚书请起身,我这个主簿有几日没去礼部了,可耽误事了么?”

    叶知秋同样笑道:“殿下心系国事,休议之日亦挂怀不忘,令臣感服。不过这几日各部皆休,才让臣等有得机会与殿下小酌怡情,休养生息。裴大人,你说是不是啊?”

    裴然不请自来,虽然脸皮够厚,但见了叶知秋总是有些尴尬,见叶知秋给了他台阶,怎能不会意,立时笑道:“二位殿下雅趣,我等都是借机领略一番,叶大人备得美酒佳宴,正是君臣和气的好去处,哪怕被叶大人笑是不请自来,我也不肯错失啊,哈哈哈。”

    李重延一眼看去,看到老曹身后那俩人,奇道:“咦,你们怎么也在?”

    陈郑二人立刻回道:“今日天寒,我等本是来寻曹统领一同喝酒,不料曹统领说今日有约,我等又不甘寂寞,便腆着脸也来讨杯酒喝,还望殿下恕罪。”

    老曹见李重延问得似毫不知情,反而越发疑心。

    多半此二人就是李重延指使而来,却故意如此发问,好显得与自己毫无干系,这假太子果然演得跟真的似的。

    李重延笑道:“无妨无妨,反正不甘寂寞的也不止是你们俩个。”转身指了指裴然,“等下你们三个索性坐在一起,就不寂寞了,哈哈。”

    叶知秋身边的叶夫人初见朱芷洁,果然是容颜绝顶,堪称国色。她想起丈夫曾说过这太子妃的妹妹与晓尘生了情分,暗忖这般绝世容颜之人,胞妹的美貌自然也所差无几,难怪晓尘会动心。

    朱芷洁也在暗中细细打量这叶夫人,有些意外。

    这叶夫人虽未说话,然而这仪姿气质却这般出众,举手投足便能让人觉得是名门出身,与方才那个“望族秦氏”简直是天壤之别。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