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启蒙
    系统的危险预警功能,张明一直觉得它有点坑,为什么坑呢,因为冷却时间的不固定。

    这就好像是,它心情好了就提示你一下,心情不好了根本不管你死活.

    在省城之旅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它全程没吭声,因为冷却时间没到。

    但是它坑,不代表它没用,相反,它很有用。

    虽然说系统对双方实力的对比分析未必能达到百分百准确,比如之前在白蕉山,宼飞在系统的判定里是强于当时的张明的,但是张明最后还是拼尽全力把宼飞给打败了。

    难道说这是系统的判定错误吗,其实不是的。

    它是以宿主和敌人的气息来判定的。

    系统没有那么厉害能算出战斗结果,它算的是【概率】。

    不管是系统还是人,谁都不能在事前就断定某人一定能打败某人,只要是豁出性命的实战,永远都存在一个不确定因素,又称为X因素。

    诚然,在一场双方实力悬殊战斗中,99.99%的弱者都会失败,但是X因素一样会存在,只是微小到人们经常去忽略而已。

    也因此,系统它会按照【概率】给出结论,它通过对比张明和敌人的气息,如果认为敌人【大概率】可以取胜,那它就会开始监控这个敌人。

    只要同时出现了“三个或以上”能【大概率】打败张明的人,它就会预警,这是一套非常好的预警机制。

    比如现在,张明有了不少时间去准备逃跑。

    是的,即便他不知道具体情况,但逃跑是毫无疑问的。

    实力超过自己的神仙,同时来了三个或以上!

    这什么概念!

    不跑还等着人家请吃饭吗。

    他直接冲出店门外,手里还攥着一张绿色的神行符就要施展。

    一辆别克面包车慢吞吞地从前面开过来,车里三个男人。

    长毛打开车门,爽朗地笑道:“嗨,张神医,好久不见,打烊了吗?”

    晕死,原来是这三个大叔,吓死我了!

    张明大松口气,然后把神行符装回了口袋里,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发现自己内心居然有点高兴。

    这就好像是半夜做恶梦突然醒来一样那种感觉,在梦里可能遭遇了各种罹难或者是亲人的故去等等可怕的事,醒来的时候发现一切都只是个梦,那种感觉别提多么美好了。

    “打烊也可以临时加班的嘛,快进来吧。”张明笑了笑,把三人领进店里。

    赢发要进行定期的治疗,这是第三次,虽然治标不治本,但是治疗过程非常酸爽,赢发也乐得定期就来享受一次。

    这三位跟张明不单单是病患关系,还有一份恩情在里面,张明是非常懂得感恩的人,给赢发加个班当然不在话下的。

    虽然一个多月没见,但这三个老哥也还是老样子,外表酷酷的,反正论装逼,绝对没有人能装的过他们。

    长毛穿着白色的休闲西装,领口还打着蝴蝶结,披肩头发也随意地扎成了马尾,手里依然抱着一部笔记本电脑,一副斯文痞子的矛盾模样。

    高高的赢发则依然是穿着黑色长款大衣,白色围巾,梳着赌神大背头,叼着雪茄,脸上露出随和的笑容。

    面无表情的左手则穿着迷彩裤和绿色短袖上衣,手里夹着根香烟。

    张明心里感叹,不愧是最强装逼三人组,这三兄弟冬天也是这样穿,夏天也是这样穿,特别是发哥现在还戴着一条长长的白色围巾,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因为这天气热的要命,凡人看到这装束都要跪了。

    大神的身体都是恒温的,不管穿多穿少都能调动体内的真气去调节体温,张明修炼了真气之后,其实也可以夏天穿羽绒服,只不过他想低调点,而且夏天穿羽绒服这种事,有些凡人可能会觉得你牛逼,但更多凡人会认为你病的不轻。

    赢发走进店里,小小地赞赏道:“小神医,还隔这么远你都知道我们来了,感知力挺强的呀。”

    “发哥说笑了,你们的车这么响,我总能听到的嘛。”张明道。

    长毛拍拍他的肩膀:“别谦虚了,你进步很快,我们知道的。遥想几个月前烈鸟那种小杂鱼你都还打不过,现在都能打到市榜了,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

    张明愣了一下,长毛哥知道我名字了?

    虽然他一直都是以本尊的面貌来和这三位见面,但是还从来没提过自己的名字。

    赢发淡淡地笑道:“沈万龙最近有跟二弟有说起你,我们也就知道了,你平时在这店里应对其他客人都用另一张脸,确实另一张脸比较成熟,大家不容易对你的医术起疑心,这样做挺好的。

    我个人建议,既然你有这种换脸的高级法术,在仙界行事的时候就多用这种方法,为自己的真实身份打掩护,避免惹来太多杀身之祸,否则仙界这条路很难走远。初出茅庐不能锋芒毕露的,要慢慢地分散别人的注意力,薄积厚发。”

    “好,谢谢发哥提醒。”张明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前辈的经验是十分宝贵的,往往就是蕴含在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里。

    赢发跟着张明进了房间进行针灸治疗,长毛就不进去焗桑拿了,留在厅里玩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左手则蹲在店门口吸着烟。

    这次的治疗张明也还是用以前的针灸方法,他看了一下赢发的胸口,揭下铁片后,上面还是那个爪印,上面冒着寒气,青女诅咒的威力是在太厉害了,张明感叹着。

    “发哥,你最近跟人家动手来?”

    “你看出来了?”

    “嗯,寒气加重了,应该是你被阴寒属性的敌人给用法术打到了,触动了青女诅咒,你最好下次能够避开这类型的敌人。”

    赢发咧嘴一笑:“这是我能选的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仙界哪有随心所欲的事,我可是一个喜欢和平的人,如果真的可以选,我希望可以安安静静过完一辈子呢,谁都别打扰我。”

    张明想想,这倒也是,然后便开始扎针治疗。

    赢发全身开始冒热气,他舒服地眯上了眼睛,突然,他又睁开了眼睛,凝视着。因为张明弯下腰来的时候,他看见张明衣领里面藏有一条钥匙,那是潘多拉钥匙。

    赢发嘴角动了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又闭上眼睛好好地享受自己难得的焗桑拿了。

    半小时后,治疗结束,赢发依依不舍地睁开眼睛。

    “发哥,洗手间已经安了热水器,你可以去冲个热水澡。”张明道。

    “那太好了。”赢发便去了洗手间。

    张明回到厅里坐下来,一边上网,一边和旁边的长毛聊着天,他和长毛的年龄只差十岁,所以比跟赢发那个大叔聊的还要多,至于跟左手——左手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看见张明最多点点头,像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此时张明看到长毛端着笔记本一直专心地在那噼里啪啦地敲着,他伸头一看,原来是在玩《英雄联盟》。

    张明觉得很有趣,这三兄弟的风格是截然不同的,不知道怎么会凑一块。

    “长毛哥,对方打野应该来了。”张明提醒道。

    果然,他话音一落,对方打野螳螂就从中路草丛跳出来,长毛的男刀当场就被抓死。

    “哟呵,张神医,厉害啊,原来你也喜欢玩LOL?”长毛问道。

    “我是喜欢玩MOBA类型的游戏,但是玩的机会不多。以前是没钱去网吧玩,现在有钱买了电脑又没什么时间玩了。”

    张明为了弥补曾经没钱上网的遗憾,他自从生活改善后,一口气就买了三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放店铺里,两台放家里,一台自己玩,一台专门给妹头放动画。

    只可惜,没钱的时候有时间,有钱的时候就没时间了,人生都是这样子无奈。

    “共勉。”长毛拍了拍他的肩膀。

    过了一会,赢发洗完澡从里面走出来,他看到张明正在上网浏览“玄冰莲”的消息,他问:“张神医,你需要玄冰莲?”

    “嗯,急需,可惜最近都没有它的消息。”

    “这种天材地宝,地表上的都灭绝得差不多了,最近楼兰公园要开门了,你要不下去逛几天碰碰运气。”赢发说完后,拿出一枚黑色的晶石:“我这刚好有个公园门票适合你用。”

    一直在门口百无聊赖的左手这时候回过头,他看见大哥这个慷慨的动作,微微皱起了眉头,大哥也太大方了吧?

    张明听得一头雾水:“楼兰?下去?”

    赢发有点意外:“你还没去过任何一个地狱公园?”

    “没去过,也没了解过。”张明老实地摇摇头,作为一个刚刚才离开过本市去过省城的孩子,他承认自己算是个乡巴佬。

    长毛也惊叹道:“你一次都没下去过,实力怎么会提升的那么快?”他们都知道,张明并不是什么仙界大势力大世家的子弟,是没有门派资源培养的。

    张明干笑一声:“靠着加倍的努力吧。”

    通过长毛这句话,他也隐隐听出,那【地狱公园】貌似就是别人的变强途径,他非常好奇,究竟是什么呢?

    长毛这时候却对赢发道:“大哥,他一个遗迹都没去过,直接去楼兰会很危险哦。”

    赢发坐下来,点了根雪茄,吐出了个眼圈:“凡事都有第一次的,谁都要迈出去,危险是什么,危险就是回报,他想要采玄冰莲,肯定要冒险的。”

    长毛笑了笑,说的也有道理,他便转头劝张明:“赶紧把门票收下吧,免得待会大哥反悔了。”

    “长毛哥,到底什么是地底遗迹啊?”

    长毛看了看自己的电脑,LOL游戏队友已经20分钟投降,他便盖上电脑,给张明科普起来:“遗迹是构成仙界的一个重要部分,你知道地壳运动不?”

    “知道,地壳运动,生成了现在的陆地,平时的地震也跟它有关。”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楼兰古国、玛雅古国、亚特兰蒂斯。”

    “有所耳闻,都是历史里突然间一夜消失的国家,非常离奇。”

    “没错,我刚刚说的三个,再加上黄金国、香格里拉和幽灵岛等七个,就是著名的世界十大消失文明。你认为它们都出了什么事?”长毛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张明愣住了,考古专家都不知道,我咋知道呢,这都是世界未解之谜呀。

    “毁灭了吧,应该是碰上了特别可怕的天灾,就跟恐龙时代的彗星撞地球一样,大火、地震、海啸之类的毁灭了这些古国。”张明猜测道。

    长毛淡淡一笑:“老弟,如果我告诉你,这些古国都在,包括恐龙都在,他们只不过活在另一个地方,你相信吗?”

    “不相信。”

    “为什么?”

    “科学家说,这些已经永远地毁灭掉了。”

    赢发深深吸了口雪茄,长长地吐出一口烟:“科学家又没看过,他们说的就是真的吗?这不过是约定俗成的猜想产物。”

    科学,是人类探索世界真相的工具,但是现在的科学还远远无法触及到真相,每个人的生命都还需要靠猜想去赋予意义。

    世界的本质:人类知道的只是人类能知道的,人类看到的只是人类能看到的。

    “古人认为‘天圆地方’,好像很没见识。未来人再看我们现代人的眼光何尝不是这样?现代人坚信的科学真理只是在这个时代无法被证伪而已。当年哥白尼做了日心说猜想,也要几百年后人类的科技才能证明他是对的,在他那个年代并不被认可,因为约定俗成的猜想产物才是时代真理。”赢发笑道。

    长毛喝了口茶水润润嗓子,他知道大哥想帮一把张明,那他也不吝啬,准备好好地给张明补上一节课,这是仙界强者的必修课。

    张明的世界观即将迎来第二次崩塌和重建,对【道】的理解也会再深入一步。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