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3章 四处纷乱
    大食、波斯兵从海路而来,一路打来围困住了州城,太守韦利见见势不妙企图弃城而逃,信赖五府经略使李白率军赶到,赶在城破在即击溃了联军,更事在众目睽睽之下,告知了世人,李太白不单满腹经纶,而且勇武过人,于万军之中斩上将首级,也是等闲。

    大食和波斯联军打败,只剩余残军逃到海边,乘船浮海而去。

    此战之后,李白再次名扬天下,而这次扬名的则是其勇武!

    襄阳郡,将领康楚元和张嘉延受到莫名人士的造访之后,在襄阳郡城作乱,太守王政弃郡城逃奔南郡。

    初战胜利,占据了襄阳大城,自以为得天眷顾的康楚元认为自己有资格跟张博争抢天下,于是在襄阳城自称南楚霸王,举兵造反。康楚云亲自坐镇襄阳,派张嘉延前往攻打南郡。

    还在路上正赶往就任山南东道经略使的舒克大怒,领着五千精骑亲自快马加鞭的直接奔赴襄阳、

    舒克的五千精骑来得迅捷,康楚元根本不会料到真正的百战精骑的速度,正领着大军和新任命的文武百官正在城外的祖坟里祭拜先祖的康楚元,就领略了什么叫百战精骑的悍勇。

    舒克亲自率军冲击叛军,一击而溃,再一击,直接擒获了南楚霸王康楚元,擒获了位子还没坐热的南楚文武百官。

    舒克带着康楚元等俘虏来到襄阳城下,襄阳城早就打开了城门,迎接了舒克。舒克当即走马上任,彻底清扫了城中的叛乱分子,使得襄阳城恢复了太平。

    舒克等大军到来,令吴证明领三千精骑前去追击张嘉延。

    而张嘉延的叛军还未到达南郡,就被等候在那里的张勇一击而溃。张勇作为张博的第三子,初次领兵作战,就擒获了叛军将领,还是得到了张博的赞赏。

    身处在南郡的张博下令,将康楚元和张嘉延,以及叛军头目,还有手上沾染了无辜百姓鲜血的叛军,一律就地斩杀,以儆效尤。

    张博同时昭告天下,今后所有叛乱首恶者,一律斩首!

    几乎事与此同时,庐江郡太守刘展也起兵造反了。

    其实刘展造反的根源还在李瑁身上,原御史中丞李铣与庐江郡太守刘展曾经都是李瑁任命的淮南节度副使。李铣贪暴不法,刘展刚愎自用。

    李瑁接连任命了几位节度使都刘展二人挤压架空,最后都不得不退走。李瑁任命的最后一任节度使王仲升先奏李铣有罪而杀之。

    当时有谣言道:“手执金刀起东方。”

    王仲升遂命监军使、内左常侍邢延恩入奏说:“刘展倔强不服从命令,姓名又应谣谶,请诛杀之。”

    当时有大臣对李瑁道:“刘展是李铣的同党,现在铣巳被杀,他必不自安,如果不设法除之,恐怕要作乱。但刘展手握重兵,应密计除之。请以刘展为江淮都统,以代李峘,俟其交出兵权赴镇时,中途执之。”

    李瑁就以刘展为都统淮南东、江南西、浙西三道节度使。并下密敕于旧都统李峘及淮南东道节度使邓景山相机图之。

    刘展起疑:“我从陈留参军,投靠陛下被任命为太守兼节度副使,可以算得上是暴贵。江淮是陛下的根基所在,又是租赋之所出,地位非常重要,我既非亲贤,只是投靠得及时,莫非有人进谗言想要图谋我吗?”

    刘展自此起疑,而不久李瑁就自己生变去了长安城了,小朝廷也随之解散,刘展的事也就不了了之。王维就任两道,也只得暂时一切如旧再徐徐图之。

    就在这个时候,刘展莫名其妙的就造反了。其实开始刘展也不是为了造反,而是在人的建议下,认为趁着张博还未开始稳定局势的时候先把李瑁的任命那个职位拿下,造成既定事实,到时也好在新朝站得先机。

    刘展认为非常的有道理,就率兵七千赴广陵。而广陵太守邓景山也是要在新朝立足的,基业岂能被剥夺?于是发兵拒之,并移檄州县和新上任的经略使王维,告刘展反叛。

    刘展一看不对,连忙也移檄州郡和王维处,说是邓景山反,州县不知所以,就紧守各自的门户,等待王维的处置。

    刘展素有威名,治军严整,江淮人望风而畏之。刘展率兵倍道兼程先至广陵,使人责问邓景山道:“我奉诏赴镇,尔为何陈兵阻拦?”

    邓景山反唇相讥:“如今治中朝廷已经不复存在,你奉的是谁的命令?”

    刘展不理,使人在阵前大呼道:“尔等都是我的治下,不可阻拦我。”然后使其将孙待封、张法雷击之,邓景山溃败逃奔寿州。

    刘展率兵入广陵,遣部将屈突孝摽率兵三千攻濠州、焚州,王恒帅兵略淮西。李峘帅兵屯于京口北固山,并插木以塞长江。

    到了这时,刘展不反也得反了,只是比康楚元要来得聪明一些,打出了平定张博叛逆,迎接李亨入长安的旗号,一时间也吸引了不少忠心李唐的人。

    王维只是下令出击,令到各处,四面合击,只用一月,就平定了刘展的叛乱,将首恶者数十人尽数斩首,其余人不罪,勒令还家。

    西北也不平静,就连区区的奴刺与党项人居然也想着趁着大唐内乱,来占便宜,联军突然入寇宝鸡,打破了大散关,并南侵河池郡,杀了太守萧拽,大掠而去。

    张风大怒,起精骑五千一路追杀上千里,将奴刺人和党项人尽数击杀,救还了百姓。张博更是大怒,直接以张风为主将率军两万,前往平定奴刺和党项。

    此后张风历经两年,这才将两族彻底的摧毁,余众迁往河西安置。

    王维刚平定刘展的叛乱,还没等喘口气,台州人袁晁又造反了,攻陷浙东诸州郡,在信安郡登基为帝,改元宝胜。

    时值李瑁的治中小朝廷的时候,因为李瑁不理事,致使地方官吏只顾盘剥百姓,导致百姓不满赋敛过重,多有归顺袁晁。

    时值王维兵少,正好雷启率兵五千赶到,王维就令雷启为主将,领军前往浙南平叛。

    雷启出兵于信安郡击败袁晁,袁晁败退转战向西,攻陷了信州。雷启杀奔信州,袁晁又自动退去转而又攻陷温州、明州,到了这时已经聚众至二十余万人。

    此时王维方知道张风这是中了袁晁的调虎离山之计,好让他的部将在浙南招兵买马,依次壮大。

    王维亲自领军南下,因为当地百姓是收到地方官压迫太甚,因此王维征得张博同意,改为怀柔招抚,历时半年终于平定了叛乱。。

    因为袁晁实在是一员良将,王维不忍杀之,上书于张博为其求情。雷启因为被袁晁戏耍,反而敬佩其的才能,也为他求情。

    张博就网开一面,将袁晁发配到疏勒,在牛魁的帐下戴罪立功。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