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五百九十六章 当年之事
    沈风随即吸收了一些补充神魂之力的天材地宝,脑中那种胀痛感终于是慢慢的消失了。

    他感应到浮现出来的天命骨纹,又在慢慢的隐匿到骨头之中。

    在恢复了好一会神魂之后,沈风走到了葛万恒面前,道:“师父,你没事吧?”

    葛万恒摆了摆手,回答道:“我没事。”

    “我身上的荒古铭纹产生了一些松动,这应该不是你能够办到的事情。”

    沈风想要将天命骨纹的事情说出来。

    不过,葛万恒先一步说道:“小风,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你不必将这些告诉我了。”

    沈风闻言,他说道:“师父,要不要我再来试试?看能不能让你身上的荒古铭纹更加松动!”

    葛万恒摇头道:“暂时不需要了,我能够感觉得出,凭借刚刚那股从你体内冲出的能量,无法彻底破去我身上的荒古铭纹。”

    “况且,那股力量肯定不属于你本身,等之后你能熟练掌控那股力量了,再帮我尝试破解荒古铭纹也不迟。”

    沈风听到葛万恒这么说,他也不在此事上多言了。

    如今他确实无法彻底掌控天命骨纹。

    天色在渐渐暗了下来。

    沈风打算明天一早再离开蛇炎谷,他要去一趟流月宗看看情况。

    他和葛万恒准备在蛇炎谷内休息一晚。

    沈风随意在蛇炎谷内躺了下来,抬头望着夜空之中,月亮非常的圆,他道:“师父,如若将来你恢复了修为,你最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葛万恒看向了沈风,说道:“小风,你在沙暴城内,应该听说了关于我的很多事情。”

    “我就来说说我曾经最不想提起的那段往事吧!”

    沈风听得此话之后,目光随即看向了葛万恒。

    月光之下,葛万恒脸上的神色显得很是落寞,刚刚那一丝恢复了一些修为的喜悦,早已从他脸上消失。

    “我乃曾经三重天药圣殿的继承人,以及上一任天域之主指定的继承人,这些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见沈风点头之后,葛万恒继续说道:“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很喜欢结交朋友,也很喜欢去帮助别人。”

    “如今这位天域之主,就是我年轻时候认定的好兄弟,我们两个甚至一起经历了生死,我从来没有把他当外人,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会和他说。”

    “而他对我也非常的重义气,后来我的父亲甚至认了他为义子。”

    要知道,葛万恒的父亲乃是当初药圣殿的殿主。

    能够让堂堂药圣殿的殿主认为义子,这绝对是一份天大的机缘了。

    葛万恒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如今这位天域之主在当初没有太大的背景,在我父亲认了他为义子之后,他长期留在药圣殿内了。”

    “当时,因为我和我父亲的原因,药圣殿内的长老和弟子,全部把他当做是自家人。”

    “甚至我父亲有意要将我的妹妹许配给他。”

    “我的妹妹修炼天赋不比我差,而且是当时药圣殿内公认的第一美人。”

    “那时候,我的妹妹对此事很排斥,她本能的对如今这位天域之主有一种反感。”

    “在我和我父亲的劝说下,我妹妹不厌其烦,最终不辞而别了。”

    “之后,此事就暂时不了了之。”

    沈风只是静静的听着,看来当年葛万恒和如今的天域之主,真的是至交好友啊!

    葛万恒眉头紧紧皱起,他接着说道:“伴随着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我的修为也在不停的提升,当我的战力登上当时三重天的顶尖层次之后。”

    “某一天,在我去往上一任天域之主那里时,我看到了上一任天域之主已经被人偷袭而亡。”

    “我一直把上一任天域之主当做我的师父,虽说我们之间没有行拜师礼,但我很珍惜这份师徒情!”

    “而偷袭我师父的就是我那位至交好友,也就是如今这位天域之主。”

    “曾经是我把他介绍给我师父认识的,我没想到最后竟然会害了我师父。”

    “当时一切都在那家伙的掌控中,在我出现没多久之后,四周赶来了很多我师父手底下的强者。”

    “第一个赶到的人是我的未婚妻。”

    “在其余人全部赶到之后,我的那位未婚妻,竟然帮着那家伙来指正我,她说亲眼看到了我杀死我师父。”

    “那时候我百口莫辩!”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深爱着的女人会背叛我!”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无比信任的兄弟要这么对我!”

    “为了帮我师父报仇,为了让事情的真相公开,在那种情况下,我不能拼死战斗,我只能先暂时逃离。”

    “这一逃离,我那位兄弟和我那未婚妻,一起制造了很多谣言,给我落实了忘恩负义之徒的名号。”

    说到这里,葛万恒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他双眸之中闪现着滚滚怒火,他道:“不仅仅是如此,我那所谓的兄弟和未婚妻,要对我进行赶尽杀绝,他们很快对药圣殿动手了。”

    “从前不辞而别的妹妹,在药圣殿最危机的时候赶了回来,她和父亲他们一起承受着一切。”

    “不过,没过多长时间,药圣殿便分裂了,很多长老和老祖选择了投靠我那所谓的兄弟,他们相信了我是忘恩负义之徒。”

    “甚至我一些叔伯等人,为了能够继续体面的活下去,他们也选择走到了我那兄弟身边。”

    “而始终相信我的父亲和妹妹等人,最后全部被捉拿了下来,成为了我那所谓兄弟和未婚妻的阶下囚。”

    “我自然是无法接受这一切的,为了我的父亲和妹妹他们,我也不能再继续躲着寻找机会了。”

    “那时候,虽说我的战力十分强大,但我那所谓的兄弟,其战力不知道为什么暴涨了很多,我最后败在了他的手上。”

    “在无尽的嘲讽、鄙夷和唾骂之中,我身上被布置了恐怖的荒古铭纹,成为了一个十足的废物。”

    “而我那所谓的兄弟,却风风光光的坐上了天域之主的位子。”

    “很多时候,能够给你致命一击的人,往往是你平时最信任和最亲近的人。”

    </br>

    </br>
为您推荐